中国大学生网
首页 关于我们 实用范文 毕业论文 文学联盟 在线音乐 校园电台 祝福许愿 同学网 站内搜索 会员中心 会员申请
当前位置:  大学生网首页  >>  古今文化  >>  回家过年,甘苦相伴;一年一年,滋味永远

回家过年,甘苦相伴;一年一年,滋味永远

来源☆作者:第三视野发布时间:2013-02-21点击率:2564

[题记]回家过年的感觉,如同自酿一壶老酒,然后慢慢啜饮下去,到最后只留回味。

距离有多远,思念就有多深。“距离产生美”这句话用在游子对故乡的感情上,是很贴切的。2013年春节对于我来说,有着特殊的意义,时隔7年后,再次回老家过年,当然,这次多了一个小盆友——6岁多的儿子。

2006年春节回家的经历犹历历在目,这次,为稳妥起见,在表弟指导下,我们早早从网上选购了好了火车票,从临沂北到武昌,从武昌到恩施,从恩施到青龙镇。1月26日中午从临沂火车北站出发,一路卧铺,儿子初次坐火车,比较兴奋,在车厢的走廊的跑来跑去,还时不时顺着卧铺楼梯爬上爬下,要不就斜跨在座位上,脸贴着玻璃,嚷着要好好看风景,车厢内人不多,比较舒适,一夜醒来,27日早上抵达了武昌。到武昌后距中午转车还有一段时间,到附近小摊吃了一点武昌的特色热干面,味道很一搬,还去超市逛了逛,随便买了一点当地的土特产。后来看地图发现黄鹤楼离火车站也很近的,但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加上中午又要赶火车,不能玩得太HIGH,就没去。

中午时分,我们踏上了返乡的第二趟列车,K8099,武昌到恩施,该车晚上7点左右即可到达恩施,考虑到是白天的路程,没买卧铺,只买了硬座,从武昌应城、京山、钟祥、荆门、当阳到宜昌东,车上的人还不多,过道内站了一些,但空地还不叫多,好动的儿子依旧在座位周围闹腾。从宜昌东站一下涌进了好些人,原本比较宽松的车厢突然变得拥挤起来了,过道当中挤满了人,男女老少一个个成了人肉罐头,随着列车的颠簸无规律晃动着。过道地板堆满了行李,来回已相当不便,有的人累极了,便一屁股坐在行李包上打盹,令原本就拥堵不堪的过道更加密不透风;无座的旅客痛苦不堪,有座的也好不到哪去,被人挤得动弹不得,腿也伸不直,平时有可能会去卫生间的,现在也省了,东西少吃了,水也少喝了,对座一个人去趟WC,半个小时才回来,说根本挤不动。但列车的流动餐车依旧是通行不误,不佩服不行,它总能从人山人海中杀出一条血路。还没到巴东站,儿子就开始受不了了,满脸通红,变得焦躁不安,不停地问到哪了,到哪了,还有多久到啊,坐也不是,趟也不是,睡也不是,可恶的列车,误点一个多小时,晚上八点才到恩施,这时,儿子已经差点坐哭了,我们几个大人也已经疲惫不堪。事后想想,这是回家最辛苦的阶段之一,也许这就是春运的感觉,这就是中国人过年回家团聚的感觉,辛苦本身就是回家的一部分。

到恩施后找了个旅馆住下了,稍事休息后,上汽车站去盯到青龙的车票,无奈车站已关门。路边小摊有买很多小吃的,都是我熟悉的,烤土豆、杂酱面、酸辣粉、醪糟汤圆等等,我们几人各取所需,拎回住所草草吃完了事。吃完后我们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便是从网上预定返程的车票,预计大年初五走,从恩施到武昌票好订,但从武昌到临沂,从汉口到临沂,甚至包括从武汉到临沂周围的几个城市,如徐州、新沂、连云港、郑州、兖州、泰安、济南等,初6的火车票网络上已售罄。这可把我急得不行,拖着病躯(回家途中一直发低烧),纵有万般劳累,躺在床上可怎么也睡不着,订不上票可怎么回临沂呢,初八就得上班了。当时就想着大不了在恩施再住一晚,等28日再订武汉到临沂的初7的火车票(回家后就无网络了,要订票只有在恩施订),当晚也没关电脑,想等第二天早8点系统放票的时候第一时间购买。后来不知过多久,迷迷糊糊听到老婆叫我,说通过360抢票器抢到两张票,一个3号车厢,一个6号车厢,很明显,网友退的票,好惊险,好幸运,这时距晚上11点系统关闭只有几分钟了。这下可以安心睡觉了,方寸之间的小纸片,至少可以保证我按期回临沂,哎,不易啊。

第二天一早,上汽车站并没有赶上到我们镇里的直达车,只得先到A镇,再到B镇,最后再到我家所在的青龙镇,坐的都是7座小面包,没有一个能提供正式车票,很多是非法运营的,腊月正月间人流量特别大,农村有很多人就跑起了这种营当,所有乡镇之间均有这种车辆。从破烂的恩施自治州汽车站挤上小面包后,开车的女人在出站口不远的路边又拉了一个旅客,这人带着一小凳子,看来是早有准备,进来后坐在了正对车门的第一排座椅旁。这时,车上已经坐了8个人,很多人带着东西,车后放不开,一些大包便放在了前面司机和第一排座位之间的平台上,我正好坐在第一排,每当车爬上坡的时候,上面的包便往后蹭,我和旁边的人只能双手托着它。

恩施是湖北省西南部的一个土家族和苗族自治州,西边紧临我老家所在的奉节县,从恩施坐车到我家,车程不超过3小时,在崇山峻岭环绕,交通颇为不变的老家,这样的距离不算太远。恩施有亚洲第一洞“腾龙洞”;有可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媲美的“恩施大峡谷”;有全国罕见、一线串珠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星斗山、七姊妹山和国家森林公园坪坝营。这些奇观和多彩的民族文化、良好的自然生态、宜人的气候条件,使恩施州成为名符其实的“旅游胜地”,与张家界、长江三峡构成了中国黄金旅游线上的“金三角”,这里的森林覆盖率近70%,面包一出城区,便在无边的绿色海洋中穿梭,城区不远就有一条碧波荡漾的河,也可以称作湖,当地人叫清江,湖面透着醉人的绿色,两岸树木倒映,公路顺着湖边延伸,绵延数公里,和城区火车站周围破烂不堪的街道相比,这里的恩施无疑是迷人的,我想,如果在一个和风送暖的上午,伴湖垂钓,那感觉别提了,但沿途没见一个钓鱼的,不知何故。

绕过清江河,面包开始顺着山路爬坡,这里的路坡陡弯多,所有的车都小心翼翼地走着,回家之前曾想开车回来的,看了这些路,心里直怵,和临沂宽阔平坦的路上开绝对是两码事,路上很多车挂着外地车牌,如粤、苏什么的,都是外地务工人员开车回家过年的,这些车开得比较慢,显然对路况不太熟悉。汽车一路爬坡,到山顶时,还依稀能看到未融化的积雪。这些路如果遇上暴风雪天气,就更难行了,车轮得缠上铁链才能安全行驶。

在山路颠簸近2个小时后,我们终于抵达吐祥镇,吐祥是奉节县南部的重镇,20年前,我从这里初中毕业,那时的吐祥镇只是沿河两岸建有房屋,现在所有平坦之地均是民居,密密麻麻的,很难辨认出往日的街道。中午时分,我们在吐祥一家小吃店吃了点东西,粉蒸排骨、小面、粉条,还是那么熟悉的味道,真可口,此味只有老家有,换作它地定难寻。吃完饭后,我们踏上了回家的最后一段路程,从吐祥到青龙,这段距离有20公里,读书的时候经常步行回家或步行回学校,得走4个小时,坐车半个小时就到了。相比7年前,青龙镇变化很大,原先河滩大片开阔地现在已经全部盖起了楼房,主公路也不再从拥挤的老街道,而是沿小镇外侧顺着河堤,事实上,现在的青龙镇已不能称之为小镇,从房屋面积上看,比7年前扩大了2-3倍,初具城镇规模。很多住户是打工挣钱后在镇上盖的房子,也有人从事房屋的商品开发,一栋两楼一底的房子,价值20万元左右。

到青龙后,老父亲已在公路旁等候多时,见面后第一个抱住儿子,用方言语无伦次地对儿子寒暄,儿子从小说普通话,听不懂方言,在爷爷的怀里不停挣扎。旁边一辆面包车已等候多时,父亲为了不让我们走山路,专程从镇上租的,乡村道路十分狭窄,很多地方仅容一辆车通过,遇对面来车时只能选个宽点的地方错车。道路一半水泥坎过,一半还是土路,从镇上到我家路程不远,10来分钟后,我终于坐到了家里的火炉边,时针指向1月28日中午2点,此时距我从学校出发的时间——1月26日中午,整整48小时。

我终于又回到了故里,这片生我养我的故土,这方令我魂牵梦绕的土地,这里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无不寄托着我儿时的记忆。在外漂泊多年,无论时空如何变幻,无论工作如何变迁,始终不变的是对故乡的无限眷念,最动听的话是乡音,最好吃的是母亲做的饭菜,最想见的人是骨肉亲情,工作再忙,时间再紧张,游子在春节的最大心愿,就是回家团聚,无论路途多么遥远和艰辛。和临沂相比,老家没有舒适的住所,没有各种各样娱乐体育设施,没有眼花缭乱的电视节目,甚至没有网络,但回家,和物质无关,和心灵有染。每当我感觉孤独、空虚、和浮躁时,只要看到家乡的任何一张照片,无论是山水、民居还是人物,甚至是离家乡百余公里之外的长江沿岸风景截图,均能让我立即感觉到充实和平静。一张照片,可以驻目数分,让思绪慢慢沁入。现在,我已经真实地融入它,用整个身心,来体味它独特的韵味。



亲爱的读者朋友您好!欢迎您欣赏这篇文章, 如果您觉得这篇文章很美或很有用,请点击以上按钮分享给您身边的朋友吧!